. 
您好,欢迎访问KB88纸业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8-87990999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买菜购药送卫生纸疫情中他们给海外留学生最贴心的关爱

作者:KB88     来源:KB88凯时      发布时间:2020-04-13 14:50     点击率:

  “大家尽量少出门,采购食品时可以选择果汁、干蘑菇、木耳以及罐装食品,把肉类和能储存的菜多囤一点。”

  在加拿大中国留学生关爱中心(YCC)的peer support群里,眼下学生们讨论最多的事情就是买菜做饭,怎么保证营养,线上的菜品能不能抢到,线下去哪儿买,买回来的包装怎么消毒,大家分享着自己的经验。

  留学生们还面对着很多细碎具体的问题:怎么转学分,签证过期怎么办,宿舍应该付费到几月,机票去哪儿买,太贵或者超售了怎么办,如何跟观点不同的父母沟通,怎么调整暑期的打工和实习计划;还有6个学生住在一套房里,磨合之余还得照顾好几只猫……你一言我一语中,互相收获很多切实的建议。

  “孩子们之间自由讨论,很快就能头脑风暴起来,他们独立又聪慧坚定,是未来的中流砥柱,我们会尽己所能,帮助和关爱他们。”YCC的执行总监心草说。

  心草在朋友圈中写:一个从多伦多到上海,一个从温哥华到北京,听两位同学讲述回国路与故事。这不是一段旅程,这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段人生故事。(采访对象供图)

  YCC在3月29日宣告成立,是专门负责协调留学生相关事宜的非盈利机构,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上海青少年国际交流中心的支持下,作为留学护航海外之家,依托与各界的广泛社会联系,为加拿大的中国学子提供全方位的关爱服务。

  在心草看来,成立关爱中心,“对家长和孩子来说,就像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旅游,有个朋友在那里,不管找不找他,都会觉得这个城市不再陌生,有了温度和人情味。”

  去年筹备阶段,一批优秀留学生、陪读家长、教育专家以及专业人士就集结在一起,作为“校园爱心大使”“关爱家长”和“关爱顾问”,从不同的侧重点来关心学生的健康、学习和生活情况。

  几位校园爱心大使都是很有号召力的学生领袖,学业优秀,有自己的社团。多伦多大学心理学政治学的大三学生汪天旸就是其中一位,除了是多伦多大学吴语文化协会的社长,他还活跃在多个公益组织中,两个月前国内疫情告急时,汪天旸就和学校其他华人社团的同学们一起募捐了3万多加元,购买了4000件防护服等医疗耗材支援湖北。

  无法出门上学,独自一人容易被孤独感包围。汪天旸说:“因为生活节奏被打乱,大家的情绪波动比较大,开始时担心学校不停课,停课后又担心怎么回国,害怕学业受影响,多和同辈及家人交流能让情绪平静些。”

  除了即时的沟通和支持,爱心大使们也会在群里更新疫情信息,根据学生的需求和兴趣整理一些材料分享给大家,既有具体问题的解答指引,也有情绪管理、压力纾解之类的材料,汪天旸说:“能把大家稍稍往正常的轨道上推一点,我们工作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YCC以“集结四方,做最有温度的青年之家”为宗旨,群里的中国留学生散落加拿大各地,互动频繁。看到机票相关的信息,有的理科生马上开始计算,航班少了多少,买到机票的概率是多少,到底能不能回去。有住的比较偏僻的学生说到自己有点感冒,可身边没有药,关爱家长就自己开车送去药和水果。

  疫情以来,心草也收到了很多朋友对她中国家人的关心,有的人已经多年未见,还有人曾经帮助过她,这种鼓励让她总是感念生活的美好。她说:“我被很多人无私地帮助过,深感没有不能逾越的困难,年轻时如果曾得到过帮助,对社会的情绪会很不一样。”

  作为George Brown College的心理学教授,心草擅于和孩子们打交道,学生们也乐于找她倾诉,她了解孩子们的普遍需求。在整合了很多加拿大华人社区的力量后,YCC准备围绕留学生“安全”和“发展”两个计划开展活动,前者通过举办关于心理、职业、租房等的公益讲座,提供免费法律咨询,为保障学生基本生活提供指导,后者则着眼于怎么更好地融入当地,关照留学生地长期发展,并计划通过校园行的方式来推广。

  针对疫情,他们还做了直播计划,心草和其他专家的系列讲座内容涉及心理健康、提高职业能力、留学生融入现状以及阅读写作提升等,学生们的直播更多的是自我管理的经验与个人经历分享,汪天旸本周就有一场分享回国过程的直播。

  “自零点起,祝福从四方纷至沓来,倒也不觉得冷清,俯首感谢一切的爱与善意,艰难时期,祝愿所有人好运。”22岁生日那天,汪天旸发了一条朋友圈。

  这个生日很特别,不仅是他成年后第一次在故乡苏州过的,而且是在南林饭店隔离期间独自过的,爸爸送完蛋糕离开后,被树丛里面钻出来猫咪绕住,汪天旸扔了一包饼干下去,和爸爸隔空喂了一次猫。

  3月中旬以前他还没有想过回国,但加拿大日益严重的疫情让他改变了想法,平时不太会表露情感的父亲,看到有留学生回国的照片都会流泪。知道家人担心,所以在学校宣布“本学期不会再要求学生回到校园”两个小时后,汪天旸就购买了回国的机票,4天后便登上了飞机。

  为了让更多留学生了解回国流程,他从出发开始,就用上海话全程记录下了自己的经历,3月19日凌晨1点半,从多伦多机场出发,一路转机、等待、赶路,看到窗外暮色中的长江时,他觉得终于到家了。

  站在浦东国际机场的航站楼里,他说:“果然是令全国人民都放心的机场防疫安排,切切实实的安全感,整个过程就4个字,井然有序”。历时46小时后,他终于住进了“姑苏”风格的隔离点,时间已经到了凌晨5点,即使一路奔波,但故乡的朝霞令他格外安心。

  虽然回家了,汪天旸也还担心着在加拿大的同学,时刻关注着那边的情况,跟他们保持联络,“最近大使馆有在统计低龄留学人员信息,我也会帮忙转发”。

  他的一位同学在群里说:“疫情的确影响了万千留学生的学业,但各学校和政府都对此做出了相应的补救措施,我们也有这个群以及很多形式的关怀。既然无法阻止疫情出现,就只能利用现有的资源,尽快调整心理状态和工作学习状态。留学在外,大家都遇到过大大小小的逆境,逆境不可怕,从逆境中成长,学到人生经验,并用初心来激励自己,就是成功。”

  看着学生之间的交流,心草也很有感触:“孩子们都很阳光,现在只是遇到了具体的困难,帮他们过了这个坎儿,后面就是他们来反哺社会了。疫情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虽然是挑战,却也是难得的社会学习机会,我对他们怀有极大希望。”

  多了一些时间去做以前没空做的事情,心草会带着孩子去人烟稀少的山里,看苔藓,郁金香和苹果的花芽,一天天记录春的到来,“在最艰难的日子里,至少可以好好照顾自己,传播爱和力量。”

  杨东东(左)和卞军一大早冒雨驶往40公里之外的仓库搬运捐赠的物资。(采访对象供图)

  以一个个留学生关爱群为锚点,上海青少年国际交流中心的出国留学生“护航计划”中,还有多个国家的热心人,他们和心草一样来自各行各业,为留学生提供各方面的帮助与指导。

  “留学生小朋友们,在这里不管遇到什么大事小情,都可以在群里说一声,呼一下,叔叔阿姨伯伯婶婶们会力尽所能地帮助你们的。”澳中商业峰会主席杨东东说。

  在这个他和悉尼上海商会会长卞军等爱心人士在3月26日建立的“中国赴澳留学生关爱群”里,疫情讯息、资源沟通消息持续更新,近200人的社群里不断有人分享信息、对接物资。

  留学问题专家及时通报政府最新信息,回答闭关禁令带来的签证、学期等问题;专业全科医生和心理学家也在提供义务咨询,帮助留学生们调整心态、稳定情绪;爱心义工团队利用各方资源,协助提供法律、安全、生活的咨询与帮助,为留学生提供必要的抗疫防护用品;还有机构愿意为留学生回沪工作提供方便。

  一天晚上有家长在群里求助:女儿住在寄宿家庭里,房东听到电视里说武汉海鲜城还在卖野生动物时,突然发起脾气,拿起电话就打给了野生动物协会,厉声叫留学生小女孩道歉。这其实是一条假新闻,有些澳洲民众的情绪被当地媒体触发,对华人有了误解。

  房东的大脾气让小姑娘很害怕,给家人打电话哭诉。群里的专业人士帮忙分析,根据澳洲的政策,对方的做法已经构成了骚扰,可以投诉或者报警,并表示可以开车过去一趟。

  杨东东也一直在为孩子们前奔后跑着,有留学生晚上突然肚子疼,吃了牛奶和番茄,身边还没有药,他跟家长通电线点多,帮忙联系好全科医生;有姑娘两周都没买到卫生纸,他联系朋友开车40分钟,从悉尼的西区到南区,给她送去了一些;最近他还一直记挂着一个患抑郁症的男孩子,注意着他的情绪波动。

  “很多事情还是需要孩子们自己去面对,但我们可以给他们出主意,有紧急情况也能去他们身边帮忙,做他们的定心丸。”杨东东说:“大疫当前,我们要挺身而出,能帮多少是多少。”

  国内疫情严重时,杨东东的朋友圈里全是“武汉,我们来了”,成箱的呼吸机、口罩、手套、防护服,被包机送往武汉;而现在,悉尼的6家医院里,又有了华商们捐赠的1600套隔离服和1万个防护帽。在悉尼“小上海”的Ashfield华人区,他们还做了口罩捐赠活动,已经送出去了五千余个。

  澳洲民众也慢慢被华人华侨的行动感染着,有华人一大早把口罩送给周围买不到防护物资的邻居,没想到中午的时候,家门口都是卡片和新鲜瓜果,还有一位老大爷帮她修剪了家门口的草坪。

  武汉解封后,第一架商务包机满载防疫物资飞往了悉尼,杨东东跟华商朋友们也参与组织了爱心捐献活动,他把报道发在群里,得到了大家的点赞。有人说这是爱心的流转;有留学生说,在这个群里,“一直都有在家的温暖感觉”。

      KB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