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访问KB88纸业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8-87990999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疫情之下全球却都在抢卫生纸他们做错了吗?

作者:KB88     来源:KB88凯时      发布时间:2020-04-04 02:41     点击率: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累计确诊人数已达百万的当下。各国民众在防疫的同时也开始抢购食品和生活用品。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在这场抢购风潮当中,最先出现全球性紧缺的并非粮食等物资,而是卫生纸——这是真的,在当下的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等地,卫生纸都成了最抢手的物资,有人甚至为了争抢它不惜暴力相向。看似不登大雅之堂的卫生纸,为啥成了抢手货呢?

  “全美的抢购和短缺令人始料未及……我们正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帮助这一生活必需品重新摆上货架。”4月2日,美国最大的卫生纸生产商金佰利公司北美家庭护理总裁马斯托里德斯对媒体做出了如上郑重承诺。

  谁也没想到,在被世界卫生组织点名为当前疫情“震中”的美国,最抢手的生活必需品居然是卫生纸。据美国纸业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从2月28日至3月21日,美国人在卫生纸上的花费超过了14亿美元。仅上周,美国卫生纸类的厂商净收入就超过了3.7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23%。是疫情之下百业萧条的美国为数不多逆势增长的行业。

  大灾临头,老百姓不囤粮食、不囤口罩,却在抢卫生纸?是不是有黑心卫生纸制造厂商在借机发“国难财”呢?

  仔细梳理一下,你会发现还真不是,这确实是如今一场席卷世界的大恐慌。在美国旧金山,3月中旬就出现过一家大型商超开门营业不到30分钟店内卫生纸就被抢购一空,个别顾客为抢最后一箱卫生纸大打出手的丑闻。在澳大利亚,3月4日就曾发生过一起为争抢卫生纸而动刀,最后惊动警察的事件。而在日本,早在3月初,东京、大阪等大城市的超市就纷纷推出了“卫生纸每人限购一包”限购令,甚至有人还跑到公共厕所去偷卫生纸……

  按照日本媒体报道,卫生纸抢购已被证实缘于一则谣言——今年2月底日本社交网络上突然流传一种说法:“卫生纸原材料来自中国,而中国一些厂家受疫情影响将没法按时向日本交货。”还有一种说法是,卫生纸和口罩是同一种原料,口罩短缺,势必将引发卫生纸短缺。

  随即东京、大阪等地出现抢购卫生纸的狂潮,最迟到3月3日,东京一些大超市已经出现了卫生纸大面积缺货的情况。

  日本政府不得不出面辟谣,首相安倍晋三3月2日就对媒体做出了公开澄清,日本98%的卫生纸都是本国制造,国民完全不必抢购。

  但是民众对卫生纸的抢购热潮不仅没有消减,反而迅速传染到了澳大利亚,最迟至3月中旬,澳大利亚也推出了类似的限购政策。随后是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相继中招。

  灾难总是和紧缺相伴的。诚然,蔓延全球的疫情的确可能会造成很多物资的紧缺,尤其是那些对全球化依赖程度较高、产地相对集中的物资。但卫生纸恰恰不属于此类,即便是那些传统印象中已经不屑于做“低端产业”的发达国家,卫生纸也基本是自产自销的——在日本,正如安倍所言,98%的卫生纸都是本国制造,善于资源回收利用的日本人,甚至做到了70%以上原材料纸浆通过回收利用实现。在澳大利亚,卫生纸自产率也在95%以上,澳大利亚甚至对外出口用于制纸的木材原浆。而即便是人均卫生纸用量最大的美国,卫生纸进口率也只有约10%,还都是从邻近的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的。

  其实,最早闹恐慌的日本,媒体的相关调查早就展开了。日媒的调查发现,东京大阪等城市的卫生纸恐慌,可能与日本便利店和家庭的独特情况有关。由于卫生纸体积庞大,而日本城市居住面积狭小,一般城市居民很少会在家中囤积卫生纸,只在需要时才去便利店购买。而对于日本各便利店而言,由于卫生纸利润低还占地方,所以卫生纸的库存也十分有限,主要是依靠日本发达的交通实现快捷的物流运送。但正是这种“紧平衡”状态,导致了抢购一旦发生时,便利店会出现束手无策的情况。

  而在美国、澳大利亚这种人均居住面积较大、库存容量巨大的的大型商超遍地的国家,卫生纸则遭遇了另一种尴尬。

  英国《卫报》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在欧美的大型商超内,一般都有一整排的货架摆放卫生纸等产品,而卫生纸体积大,在被买空后非常醒目,空货架很容易引发人们害怕买不到的心理。“比起 50 罐焗豆子或洗手液,50 包卫生纸消失后,会更加引人注目。”消费者心理专家格雷斯教授在接受 BBC 采访时如是表示。

  此外还有专家指出,人们对卫生纸的抢购“错失恐惧症”在作祟,因为当人们看到别人都在抢购某种商品时,总觉得这里面必有其原因,因此生怕自己错过。

  “关键是没有人知道新冠病毒疫情走势如何,最后会不会更加恶化。”澳大利亚社会学者加尔格指出。因此,人们希望能有备无患,因为这是他们为取得某种控制感能唯一可做的事。而廉价、量足的卫生纸,刚好成为了人们填补心理空缺的最好帮手。

  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早在上世纪70年代,西方发生石油危机时,在通货膨胀的背景下,纽约和东京等特大城市就曾出现过卫生纸抢购风潮。“一遇危机,就抢卫生纸”几乎已成为一种规律。

  的确,从发明源头上看,卫生纸确实验证了消费主义的那个著名论断:“公众的需求是被商家制造出来的”:1903年,美国一家名叫史古脱纸业的公司,因为经营失误,错购了一批普通纸张,因运送过程中的疏忽,造成纸面受潮而无法正常使用。在危机之下,公司不得不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对策,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一位主管的鼻子突然流起血来,旁人急忙拿起一张受潮的纸张帮他擦鼻子,这一擦就擦出了卫生纸的灵感。一年后,卫生纸就替代了抹布、手绢开始在美国上流社会家庭中普及,不仅让这家企业绝处逢生,还开启了人类之后百年的卫生纸使用和普及历程。

  当年因经营错误而决定“将错就错”开始卖卫生纸的史古脱纸业估计不会想到,时至今日,卫生纸会成为一种在灾难时遭到疯抢的“生活必需品”。眼下,全球民众对卫生纸的用量也着实惊人,2019年国际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消费者人均每年使用约141卷卫生纸,英国为127卷,日本为91卷,法国为71卷,中国为49卷。其中卫生纸使用速度最快的美国,平均每人约两天半就会用掉一卷卫生纸。奢侈的美国人不仅用卫生纸如厕,还用它擦鼻子、抹桌子、清洗厨房用具……总之,一切你印象中抹布或手绢应该做的工作,在美式生活中都已经被卫生纸替代了。

  美式生活习惯也得到了欧洲的效仿,自本世纪初以来,欧洲卫生纸需求量已在20年内增长了40%。

  作为一种高风险传染病,新冠肺炎带给欧美普通公众的启示就俩字:消毒。日常生活中除了各式各样的消毒水之外,能给公众“干净”这个暗示的,就是卫生纸了。这种一次性的消耗品,满足了公众“认为病毒已经被消除干净了”的安全预期。而疫病流行期的安全需求,反过来又进一步加大了公众对卫生纸的依赖。尤其像欧美这样的传统用纸大户,依赖程度一定会更高更过分。

  随着疫情的扩散,很多欧美国家的工厂会面临停工的问题,增长的卫生纸需求与堪忧的产能之间会不会引发矛盾?这个问题谁也不敢打包票。

  所以,那些在超市疯抢卫生纸的欧美民众们,他们这样做真的不理性吗?如果疫情继续在欧美扩散,咱还真不好这么说。

      KB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