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访问亚洲集团纸业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8-87990999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从月经耻辱到月经贫困两毛钱一片的散装卫生巾是“有难处”女性的唯一选择吗?

作者:亚洲集团     来源:ag网址      发布时间:2020-09-02 06:09     点击率:

  原标题:从月经耻辱到月经贫困,两毛钱一片的散装卫生巾是“有难处”女性的唯一选择吗?

  平日里存在感不高的女性生理用品为何突然引起这么大的关注?起因是一条关于散装卫生巾的微博。8月28日,有博主发表了一条关于散装卫生巾的图文,显示100片散装卫生巾仅需21.99元,接近两毛钱一片。

  在不少人看来,这种价格低廉的卫生巾就是“三无产品”,而事实是真的有不少人在购买使用。对于质疑,有买家回复“生活难”、“我有难处”,而店家则称,“我们有自己的牌子,有工厂消毒证明,有工厂生产许可证,有检测报告。”

  消息一出,瞬间引发了大量关注,并一举冲上了热搜榜,不少网友质疑店家生产许可证的真实性。次日,该散装卫生巾网店卫生许可证被证系盗用,并被相关企业要求撤下商品。

  也许是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不得不承认,有人每天过着小资情调的生活,咖啡下午茶当调剂品;而有人却每天过得水深火热,精心盘算着每一次支出。对于后者而言,也许活着就花费了他们所有力气,三无卫生巾,只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

  有人说,拿奶茶与卫生巾价格作对比是“何不食肉糜”,也由此引发了“月经贫困”的讨论。那么,卫生巾等女性生理必需品的价格算不算高?

  “我觉得卫生巾挺贵的,所以我喜欢趁打折搞活动的时候囤很多。就算一箱一箱地买,也要算下折扣下来每一片是多少钱。”大学生刘娟对21新健康记者说。

  “小时候一直用卫生巾,虽然家里给生活费,但也得顾虑价格。”王慧则表示,“我也用过超市里十几块一大包的卫生巾。但那种通常薄又短,对于我这样量大易侧漏的人,那几天都提心吊胆的,晚上睡觉还要在床单上铺一层厚垫子,防止将血漏在床单上。”

  超市货架上单包售卖的卫生巾,根据品牌与规格不同,价格从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不等。一般而言,价格高低顺序为:夜用日用护垫。21新健康记者浏览网购电商平台则发现,网店一般以混合整箱批发的形式来售卖卫生巾,价格普遍为几十块一箱。

  由于月经血量、持续天数不同以及品牌等原因,女性一个月在卫生巾上的支出集中在20到80元不等。陈琳表示,“每个月在卫生巾上的支出大概为60元,因为要勤换。”假设女性从13岁开始来月经,一直到50岁,卫生巾消费毋庸置疑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而且不可避免,无法节省。

  另一方面,卫生巾作为女性习以为常、每个月都要使用且相伴半生的生活必需品,税率其实并不低。在中国,卫生巾的征用税率是13%,属于增值税里最高的一档,与一般进口货物的税率一样。有人将这部分增值税或营业税称作“月经税”,并认为卫生巾税率较高,呼吁对其进行降税。

  放眼世界,女性生理用品的税率在全球都普遍不低,作为生活必需品,卫生巾并没有像其他基本生活用品一样享有较低的税率。据了解,在部分发达国家,女性经期卫生用品的税率与“奢侈品”在同一档次,与酒、巧克力一个级别。英国就曾将经期用品纳入增值税征收范畴,税率一度高达17.5%。此外,德国为19%,瑞典为25%,匈牙利则为27%。值得一提的是,印度也曾将经期卫生用品划入“非必要物品”税级,税率高达14.5%。

  不过,很多国家已经对卫生巾进行减税甚至直接免税了。2000年,英国卫生巾税率降为5%;2015年,加拿大取消妇女用品的消费税;2018年印度宣布取消卫生巾进口税;2019年,意大利将卫生巾增值税减为5%;2020年,德国德国经期用品税率降至7%。

  卫生巾减免税收能否降低卫生巾价格,或许目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不可否认的是,卫生巾的价格和安全问题开始受到关注,女性生理等问题也开始受到重视。

  相信不少女性在成长过程中都有过月经耻辱的想法,将女性这一正常生理现象与羞耻、不洁之物等思想挂钩。

  “我初中的时候,班上女同学对月经这件事都是很避讳的。我们不会大声说有关月经的事情,每次从书包里掏出卫生巾都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如果是借卫生巾的话,还会通过长袖校服来偷偷摸摸地传给别人,好像见不得光似的。”李静回忆说。

  新冠肺炎疫情中,一线医护人员的卫生巾问题也曾引起了不小的波澜。由于疫情期间口罩需求量增多,还曾有“无纺布工厂优先供应口罩,未来几个月卫生巾缺货断货严重”的小道消息传出。

  而近日,随着散装卫生巾这场舆论的持续发酵,“月经贫困”一词被炒热。从“月经耻辱”到“月经贫困”,折射的其实是女性一直以来面临的困境与窘境。

  月经贫困(period poverty),即受落后观念、月经税和贫穷等因素的制约,女性无法在生理期获得用于生理期卫生管理的基本物资。

  此前即有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为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口每个月的收入只有1000元的数据。1000元,可能在一个中等城市租房都很困难。翻看网友留言,可以发现现实中还有人在来月经的时候会先垫一层书本封面的硬纸,再在上面垫卫生纸来度过的,因为连最便宜的卫生巾都买不起;还有人为了省钱,白天用日用卫生巾,晚上则用毛巾轮换着垫用。

  据统计,全球有4000万女性正在遭受“月经贫困”。但实际上的数据可能远不止于此。根据BBC今年5月28日“世界经期卫生日”的报道,在印度3.55亿拥有月经的女性中,只有36%能有条件使用一次性卫生巾。其余64%,即2.3亿名女性,在经期只能使用破布、果壳、灰烬、树叶、泥土或是牛粪来处理自己的失血。

  即便在发达国家,如英国,女性也无法完全摆脱月经贫困的困境。根据“英国计划”(Plan International UK)2017年的调查,在英国14岁至21岁的年轻女性中,有一半曾因为经期缺课,每十人中就有一人无力负担卫生用品。

  王慧此前曾经在英国居住过一段时间,也正是在英国,她用起了卫生棉条来替代卫生巾。“卫生巾(尤其是加长款)真的很厚很长,夏天非常难受,还容易有异味、滋生细菌。而卫生棉条体积小,价格低,通常赶上Boots(英国连锁日化销售零售商)打折(Boots常年女性用品打折),2磅可以买20根,均价下来一根不到人民币1元。按照整个经期5天计算,一共用25根左右,大概花费25元。”王慧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

  对比之下,卫生棉条在国内的价格则稍微有些昂贵。“我有次姨妈(月经)来袭,赶到屈臣氏买卫生棉条,5根普通款竟然要36元,相当于1根7元。虽然自己已经工作赚钱了,但也不得不感叹一句太贵了吧!”王慧对国内棉条的价格有些诧异。后来她习惯在boots官网上批量下单棉条后让朋友帮忙寄回国,或者赶在电商平台搞大促活动的时候进行囤货。

  像王慧一样认为卫生棉条价格过高的人不在少数,而棉条在中国不普及,除了价格因素以外,更多的还有观念、文化消费习惯等因素。有些人甚至认为女性使用棉条就是不道德,并对此进行羞辱。据澎湃新闻,卫生棉条即使在欧美渗透率达到70~80%,在国内经期护理产品市场占比却不到3%,就连日化巨头宝洁也是三进三出,屡战屡败。

  实际上,卫生棉条作为一种经期生理用品,有着不可比拟的先天优势,即吸附经血的能力。卫生棉条只要放对地方,并不会出现异物感,还能让你照常游泳运动。其次,卫生棉条清爽无异味,有不易侧漏的优点。

  凭借着这些优势,卫生棉条持续吸引着不少女性去尝试使用来代替传统的卫生巾。不过,不少人反馈卫生棉条的使用需要有技术含量,因而有一定的使用门槛。

      亚洲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