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访问亚洲集团纸业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8-87990999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清风、真真、唯洁雅抽纸和卫生纸都是一种纸

作者:亚洲集团     来源:ag网址      发布时间:2020-11-24 07:45     点击率:

  4月20日,在领记者去车间参观的路上,张强向记者介绍了金红叶纸业有限公司胶西工厂的情况。“金红叶你们应该了解吧,清风纸很有名,但是生产起来很累,12小时二班倒……金红叶的总厂在苏州,然后原纸都在海南,450摄氏度高温消毒,100%原浆,待会进车间可以看看。”张强把金红叶公司原纸的出处、品质等给记者介绍了一遍。

  跟随张强记者走进了卫生纸包装车间,一进车间,只听见轰隆隆的机器运行的声音,和张强对话都要扯着嗓子喊。在包装车间,张强告诉记者,金红叶纸业一共有三个卫生纸品牌,分别是清风、唯洁雅和真真,实际上这三个品牌的卫生纸所用的原纸都是一样的,真真品牌的卫生纸主要走平民路线,只是压花之类的工序要比清风的纸巾简单一些。张强说:“抽纸分硬盒和软盒两种,硬盒和软盒里的抽纸巾实际上也是一样的,加上硬盒的话,纸的成本也高了。”

  既然金红叶纸业旗下的几个品牌的生活纸用品的原纸都是一样的,那么同品牌、不同种类的纸制品,以及不同品牌、同类型的产品差价是多少呢?4月30日,记者来到了岛城某大型超市,记者发现差价还不小。

  清风原木纯品抽纸软包3连包的价格是19.5元,而硬盒3连盒的价格在22.9元,价格差了3.4元,仅仅外包装一个是软包,一个是硬盒,差价就达到了3.4元。清风3层140克长卷无芯卫生纸一包10卷的零售价20.9元,清风3层长卷无芯卫生纸100克一包10卷的零售价是15.4元,清风3层无芯卷纸83克卫生纸一包12卷的零售价在17元,从每克的单价来算,第一种卷纸的单价最低,最划算,第二种居中,重量最轻的第三种卷纸则最不划算。

  在这家超市,记者还看到了唯洁雅品牌的抽纸和卷纸,不过价格却要比清风的贵出不少。一包唯洁雅三层超柔卷纸里共有10个卷纸,零售价是34.5元,而清风品牌的原木卷纸一包有12卷,价格是30.5元,和唯洁雅的卷纸相比,清风品牌的卷纸相对实惠。另外,唯洁雅三连包的软抽纸价格是17元,与之尺寸相当、数量相同的清风原木纯品抽纸软包3连包的价格是19.5元。而真真品牌的卫生纸用品,记者在超市没有找到。

  金红叶纸业实行“两班倒”的工作时间,早8点到晚8点,晚8点到早8点,每班工作12小时,十分辛苦,外界看上去3000~5000元的高工资,其实算下来一点也不高。一个夜班上下来,记者经手包装了3万卷左右的卫生纸,而这样的夜班,工人要干半个月才能轮一次白班。和记者一起工作的女工们,大部分都习惯了夜班生活,“虽然辛苦,还有不少女工的内分泌失调,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能攒到钱,就是夜班生活最大的动力。”

  凌晨两点多,记者感觉实在是撑不住了。一个好心的领班过来替了记者10分钟,记者坐在地上的一瞬间就睡了过去

  4月23日,办好了入职手续后,记者得知自己被安排上夜班。同来的一个新人阿红(化名)叹了口气说:“真倒霉,一来就上大夜班!”“大夜班不好吗?”记者问道。“当然不好,晚上8点上到第二天早上8点,我跟你说,你以前没干过,第一次上夜班你会累死的。”阿红皱着眉头说。“快回去补觉吧,晚上可有的熬了。”阿红边说边跟记者挥了挥手,离开了车间。

  晚上8点,记者被分到了清风1kg系列卫生纸的生产线个工人,两个男工人负责切割卷纸,两个女工人把切割好的卷纸快速装入塑料包装袋,一个女工人在封塑机上封塑料袋,记者和另一个女工人要把成品的8提卫生纸装进更大的密封袋,运往各经销商所在地。

  生产线每个环节都环环相扣,哪个工人若跟不上节奏,下一个步骤就没法进行。一旁的女工阿月(化名)帮记者拿来一个小板凳,“你第一次上夜班吧,今晚有的受了。如果累就坐下歇歇。”包装工的工作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装包、封胶带,搬到一旁的叉车上,干了一个小时后,记者感觉已经开始麻木重复手中的动作了。

  从晚上10点开始,记者感觉时间似乎开始走得格外慢。阿月告诉记者,晚上两三点的时候是最难熬的,现在才刚刚开始。“上夜班得过一周才能适应,我们现在两班倒,半个月换一次。以前说好是三班倒的,可现在一直是两班倒。”阿月抱怨道,“以前夜班和白班是一个周轮一次,现在变成半个月轮一次了。”

  夜里12点有顿宵夜。站了4个小时,记者拖着疲惫的双腿向餐厅走去。工厂里一盏路灯也没有,只能就着车间里的微弱灯光前行。只有20分钟的吃饭时间,除去路上的时间,吃饭也就不到15分钟。扒了两口炒土豆丝,记者又回到了轰鸣的车间。下半夜,领班给记者换了个岗位,去塑封机那里封袋子。

  简单一学知道了怎么操作,记者高兴终于有个能稍微动动脑子的工作,不至于太困。可塑封机要不停用脚踩,踩了两个小时后,凌晨两点多,记者感觉实在是撑不住了。一个好心的领班过来替了记者10分钟,记者坐在地上的一瞬间就睡了过去。

  而记者所在的这组,一共有6个人,当晚12个小时记者共经手包装了30000卷左右卫生纸

  “又卡纸了!”卷纸机那边传来了工人的呼喊声,“赶紧关机器!”机器停了,工人开始忙着拿铁丝往外抠纸。记者所在的这组生产线机器很容易卡纸,所以影响了这组工人的工作效率。结果就是:挣得比别人少。

  “你看那几组的工人,上个月都挣了将近5000元,就是因为干的件数多。咱们这组机器速度调不上去,所以我上个月就挣了不到4000元。”闲下来的阿月看着别人的机器飞快运转,心里有些不爽。记者了解到,一般的机器一晚能产300大包卫生纸,每包8提,每提10卷,也就是24000卷;好点的机器速度快,能产500大包左右,就是40000卷。而记者所在的这组,一共有6个人,当晚12个小时记者共经手包装了30000卷左右卫生纸。

  由于工人们都想多完成件数,生产线速度快,记者观察到并不是每一卷卫生纸都经过检查。卫生纸的切割面上会沾有灰尘或污渍,有的工人用手拍拍或直接用嘴吹两口气,污渍就不那么明显了。实在弄不掉,有的工人也会用指甲抠一抠。

  凌晨5点左右,天渐渐亮了,可距离下班时间还有3个小时,想到6点半能吃顿早餐,记者稍微打起了精神。这时,记者脑子里已是一团浆糊,腿像灌了铅一样重,脚底也像针扎一样疼。

  早餐是用塑料袋装的几个小油饼,和一碗稀饭。阿月告诉记者,她早吃够了餐厅的饭,现在一般是早晨不吃或泡两片饼干了事。

  金红叶工厂缺工人,使原本跟工人说好的“三班倒”难以实现。人力资源部的人认为不光是他们工厂,附近的几个工厂也都如此,所以只要办好健康证,年龄合适,什么人也能来工厂干活。记者在办入职时,工作人员接了几个咨询电话,都告诉他们说带着证件来就行。

  尽管金红叶公司胶西工厂对工人的需求量大,但公司的入职原则非常明确。其中一个基本原则是年龄需在18至45岁之间。4月20日,正在人力资源部的张强(化名)向记者介绍公司情况时,张强的手机响了,原来是一熟人想要把朋友介绍到工厂,但几个月后才满18周岁,张强告诉他的朋友,等年满18周岁了,再让他过来面试就行。“我们这儿招的工人都在18至45周岁之间,不满18岁的进不来。”

  和记者同去的阿红是个10岁孩子的母亲,家就住在金红叶纸业附近的一个村子里,老公是搞装修的,自己过去在一家鞋厂工作。当天夜班,她和记者干同样的工作,记者几次经过她所在的生产线,都看到她始终是一个表情,似乎没什么疲惫感。

  趁上厕所的时间,她过来和记者说话:“怎么样?累吧?我过去在鞋厂,也上过大夜班,我们是晚七点半到早七点半,所以我都习惯了。”阿红笑着说。

  聊天中,记者得知阿红是初中文化水平,十几岁就出来打工,去过河北、上海,后来结了婚就回到了胶州。“在胶州,这里工资还算高的,不过真是挺累。我晚上上班的话,都没法陪孩子了。”

  像阿红一样,工厂里几乎全是已婚女工,一个30岁左右的女工说道:“这活儿这么累,不少小伙子来了几天就走了。不像我们毅力强一些,能坚持住。”工厂的一个领班告诉记者,现在工厂里的人还没走掉的人多,“一批一批走,都觉得累。”

  一位从四川来的打工妹说:“你觉得工资高才来的吧,别以为高工资是白给的,都是拼命干出来的。累点就累点吧,每个月能攒不少钱呢,我们吃住不花钱,每个月去集上买点小零食和日用品,再就没有花钱的地方了。”

  辛苦的工作,日夜颠倒,很多人虽然适应了,可很多女工还是出现了内分泌方面的疾病。

  卫生纸是人们生活中离不开的日用品,手脏了可以擦擦手,脸上有油腻可以擦擦脸,卫生纸品质中最重要的当然是“卫生”。而记者在金红叶纸业打工期间,虽然感受到企业很重视产品质量,可仍然存在不少漏洞。就拿洗手这件事来说,规章制度上明明写着“班前必须先洗手,而且每工作两个小时需要洗一次手”,可几乎没有一个人严格执行。如果消费者知道自己买来的中高档纸巾,被好几个人摸过,生产机器上胶水混着纸屑,污浊不堪,还会用它擦嘴擦手吗?

  另外,工人们不戴口罩,且不说聊天时飞沫沾到卫生纸上不卫生,机器多次扬起的纸屑,就像下雨一样,一天下来工人不知道会吸进多少。

  清风是卫生纸品牌中价格偏高的,所以人们对它的质量要求相应也会升高。如果它和比它价钱低的纸质量相同,卫生又存在那么多疏漏,为什么消费者还要选择清风?文/图本报记者

      亚洲集团